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D:\wwwroot\ishe365\wwwroot\index.php:1) in D:\wwwroot\ishe365\wwwroot\inc\common.inc.php on line 7
陈荣辉:《东北空城计》--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青年影像>> 图集

陈荣辉:《东北空城计》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陈荣辉       责编:张双双   2018-12-12

2016年12月,伊春,政府在结冰的河上种植了彩色的假树。

2016年12月,伊春,当地一家煤矿厂的火车站已经停运了。

2016年12月,伊春,15岁的亮滑冰弄伤了自己的手在发呆。

2017年2月,富拉尔基,河面上的一艘船即将沉没。

2017年1月,富拉尔基,一家废弃的舞厅,这里最多的时候可以容纳100人。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一对双胞胎,她们在当地卖衣服,但是销量很差。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一家餐馆上挂着的照片,当地的装饰依然和上世纪80年代一样。

2017年2月,富拉尔基,14岁的海是一个男生,现在他通过扮演女生在网上做直播赚钱。

2016年12月,伊春,当地的一座教堂。

2016年12月,伊春,当地大量房子拆迁后留下的门板。

2017年1月,富拉尔基,23岁的胡喜欢健身,他一天只需要去政府上班2小时。

2017年2月,富拉尔基,红岸公园,曾经是国家秘密基地。

2017年2月,富拉尔基,当地一家钢铁生产厂家,厂房里长满了树。

2017年2月,富拉尔基,20岁的云是一名厨师,他没有固定住所,困了就睡宾馆。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一位外出打工的女子的房间。

2017年2月,富拉尔基,当地的公安局因为没有后续资金,大楼建设到一半废弃了。

2017年1月,伊春,一位打猎的游客抱着一只猎物合影。

2017年1月,伊春,一只龙舟放在冰面上,这是当地人的一项传统运动,但是现在没有年轻人愿意玩。

2017年2月,富拉尔基,河面上的桥墩,这是由几艘船只链接在一起的浮桥。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两位男孩子在河边抽烟。

2017年2月,富拉尔基,当地的钢铁厂和煤矿厂都倒闭了,这是他们的支柱产业,只有发电厂还在工作。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一位在舞厅工作的女子。她需要同时进行两份工作,才能养活自己。

2017年1月,伊春,当地政府的一项建筑项目因为没有后续资金,导致烂尾。

2017年1月,伊春,惠子的家人给她买了一辆汽车,她想离开这个城市又舍不得家人。

2017年1月,伊春,城市的垃圾回收没有人负责,乌鸦满天飞。

查看大图

2016年12月,伊春,政府在结冰的河上种植了彩色的假树。

2016年12月,伊春,当地一家煤矿厂的火车站已经停运了。

2016年12月,伊春,15岁的亮滑冰弄伤了自己的手在发呆。

2017年2月,富拉尔基,河面上的一艘船即将沉没。

2017年1月,富拉尔基,一家废弃的舞厅,这里最多的时候可以容纳100人。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一对双胞胎,她们在当地卖衣服,但是销量很差。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一家餐馆上挂着的照片,当地的装饰依然和上世纪80年代一样。

2017年2月,富拉尔基,14岁的海是一个男生,现在他通过扮演女生在网上做直播赚钱。

2016年12月,伊春,当地的一座教堂。

2016年12月,伊春,当地大量房子拆迁后留下的门板。

2017年1月,富拉尔基,23岁的胡喜欢健身,他一天只需要去政府上班2小时。

2017年2月,富拉尔基,红岸公园,曾经是国家秘密基地。

2017年2月,富拉尔基,当地一家钢铁生产厂家,厂房里长满了树。

2017年2月,富拉尔基,20岁的云是一名厨师,他没有固定住所,困了就睡宾馆。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一位外出打工的女子的房间。

2017年2月,富拉尔基,当地的公安局因为没有后续资金,大楼建设到一半废弃了。

2017年1月,伊春,一位打猎的游客抱着一只猎物合影。

2017年1月,伊春,一只龙舟放在冰面上,这 3719 当地人的一项传统运动,但是现在没有年轻人愿意玩。

2017年2月,富拉尔基,河面上的桥墩,这是由几艘船只链接在一起的浮桥。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两位男孩子在河边抽烟。

2017年2月,富拉尔基,当地的钢铁厂和煤矿厂都倒闭了,这是他们的支柱产业,只有发电厂还在工作。

2017年2月,富拉尔基,一位在舞厅工作的女子。她需要同时进行两份工作,才能养活自己。

2017年1月,伊春,当地政府的一项建筑项目因为没有后续资金,导致烂尾。

2017年1月,伊春,惠子的家人给她买了一辆汽车,她想离开这个城市又舍不得家人。

2017年1月,伊春,城市的垃圾回收没有人负责,乌鸦满天飞。

21 世纪是城市的世纪,全球在城市居住的人口已经超过总人口的一半。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在未来数十年间,城市居民的数量将翻一番,达到60 亿左右。世界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城市化进程,而中国即是这一城市化进程中具有典范性的国家之一。

这些(统计和预测的)数字如此令人印象深刻,却很少能够让我们意识到,人类也正同时经历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从1800 年工业化及其相关的化石燃料利用开始,首先在工业国,现在几乎在全球范围内,正在经历着独特的增长时期。这一人类文明史上独一无二的阶段即将结束。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在大约3/4 的人类居住在城市后,全球人口的增长到本世纪末将终结,同时城市化的进程也将接近尾声。

今天的中国正处于高速城市化进程中,城市发展速度与规模令全球瞩目,有关城市的讨论亦成为热点。而《收缩的城市》一书,却带给我们另一种声音:城市也可能收缩,并且,收缩已成为今日全球城市普遍存在的现象。收缩不一定表现为城市面积、规模的收缩,而是有复杂多样的方面。尽管有关城市收缩理论的研究在国外已经有长期、深入的工作,然而相关理论著作、资料在国内却极为匮乏,目前尚无中文版专著出版。而本书对于中国城市研究无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陈荣辉,1989年生,摄影师,澎湃新闻英文版Sixth Tone视觉总监。第58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荷赛)获奖者;第10届三影堂摄影奖ALPA奖获得者;2018年获得荷兰FOAM摄影博物馆PaulHuf Award提名;第6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获得者;

冰冻的土地,人烟稀少的城市,彷徨的年轻人,这是陈荣辉镜头下的东北。在零下三十度的低温里,这里的时间好像被冻住了。他背着30多斤重的8*10大画幅相机及脚架,走在松软的雪地上,每一次呼吸,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陈荣辉从自身出发,探索城市收缩给人带来的影响,用8*10大画幅观察这个时代,讲述一个名为《空城计》魔幻的现实。


相关图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