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D:\wwwroot\ishe365\wwwroot\index.php:1) in D:\wwwroot\ishe365\wwwroot\inc\common.inc.php on line 7
张立洁:月亮的孩子CiCi-图集-影像中国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我要参展

张立洁:月亮的孩子CiCi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18-10-24 10:27:20 来源:影像中国网 【原创】 编辑:乐呵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查看大图

cici:人们好奇我白色的皮肤,白色的毛发,以至于好奇我身体的一切。于是,我脱去所有外在的包裹,给你们看!这,就是我。唾液包裹的还带着许多糖分的口香糖随意黏在我赤裸的肌肤上,它们是糖衣裹着的炮弹,即便五颜六色,却像是那一个个形影不离的带着鄙夷和歧视的绰号:“白毛女”、“金毛狮王”、“白眉大侠”、“雪里谜”……遍布我的身体,陪伴我的成长,它们是丢也丢不掉的家伙儿。既然如此,我不打算丢掉它们,我带着它们,和作为白化症患者特有的百分之百回头率,继续我的人生旅程。

cici:因为人太白,几乎从未穿过白色的衣服;即便还是单身狗,却一直想拍一组婚纱照,穿上从未穿过的白纱,做一回美丽的新娘。

cici:即便是旱鸭子,可丝毫不影响我对于“水”的热爱;即便黑色的睫毛膏早已脱落到脸颊上,露出原本白色的睫毛,也完全不影响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戏水的好心情。关于游泳我记得我最惨痛的一次经历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我在游泳池里折腾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恋恋不舍地结束了“旱鸭子戏水”的户外运动。回到家里没多久,全身变得红肿、痛痒、滚烫……被晒伤的皮肤像是被镀了一层深酒红色,整个“小红人”如同包裹在火团中。我在火辣辣的灼热中睡去,在疼痛中醒来,从肩膀到胳膊,再到十根手指,嵌满了如眼睛般明晃晃的水泡,整个后背也挂满了硕大的明黄透亮的“珠子”。当赶到医院时,被诊断为“二级烫伤”。那年,我7岁。

cici:我无数次地想象过在金色的沙滩上,在炙热的阳光下,我丢掉所有的防晒装备尽情地奔跑。当我换上美人鱼的服饰,站在镜头面前时,我觉得自己美极了,我就是那条美人鱼,在蔚蓝色的大海上肆无忌惮地亲吻着海浪,感受着阳光的滋润,不顾一切地寻觅着心中那份真挚的爱。

cici:我曾自不量力地做过明星梦,幻想着如果我拥有一头乌黑的秀发,黄色的皮肤,是否就有资格去报考北影。我从不敢把这个儿时就有的梦想道给外人听,怕他们笑我,因为,我自己也觉得可笑。

cici:作为一个资深的公益志愿者,展融视障青年“破壳”成长营,让我的心再一次沸腾。三天半的学习与交流,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燃起来一盏心灯。和我一起参加的还有不少“月亮的孩子”。白化症绝非传染病,而是大自然演变规律中的一种罕见的现象,每六十五人中就会有一个人携带这样的基因。

cici:其实,除了那与众不同的白色,我的内心世界充满了五彩斑斓。即便是大红大绿随意的组合,在白皙的皮肤面前,在我看来,怎么折腾都是最完美的组合。或许五颜六色的碰撞才足以彰显我内心情感的热情及丰富。

cici:那天是我生日,我和立洁一起去了KTV唱歌庆祝。其实一开始我是从不敢在外人面前唱歌的,一来不好意思,二来屏幕上滚动的字幕,我既看不清它的妆容,也跟不上它的速度,更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贴”在屏幕上看。可是,我喜欢热闹,喜欢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光。在大伙儿的鼓励下,我从ktv递茶递水的“小二”,成功蜕变到开口即唱的麦霸,偶尔唱得忘词了,也会毫不犹豫地“贴”到屏幕跟前,继续“我的演唱会”。

cici:我上过大大小小无数的舞台,然而,在众多的掌声中唯独没有我的亲人和家人。一次偶然的公益演出的机会,我决定带着爸爸去旅行。这是香港浅水湾的第一站,不知我在尽情自拍的时候,站在一旁的父亲看到她的女儿自恋的样子,是何种神情?

cici:对于性,在我从小的教育中都是遮遮掩掩的;对于欲望,中国大多数残障群体的生理需求几乎是被忽略的。或许,一袋米,一桶油,一些慰问金将是莫大的恩赐。殊不知,人除了一日三餐,更多的快乐来源于丰富的思想和情感。性,并非有言口难开,作为一个人而言,它是一个人正常的情感表达与宣泄。

cici:有一度我曾迷恋古装剧,其实更多的是迷恋剧中唯美而飘逸的服饰。趁着无人之时,偷偷地对着镜子把“过家家”的宝贝们戴满了未染发时白色的头发上,用床单、围巾、头巾装扮成我心目中的“仙子”。一切停当之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白色的头发,白色的眉毛,白色的皮肤,古人也有和我一样的吗?估计,我是最丑的“仙子”。

第一次见到刘吟是2015年上半年关于国际白化病宣传日的采访中,她穿着一条浅灰色的一步裙,看起来像个白领,说话也头头是道,似乎与一般的病友有些不同。后来多次接触、建立信任之后,拍摄才慢慢深入。

 

在拍CiCi的过程中,身体是一个核心的元素。她的所有难题都源于此,特别白、怕晒……所有的特别之处亦源于此。她几次提到想要拍人体彩绘,觉得白化症人的白,不是劣势反而是优势,为什么不能展示出来?她既然有坦露自己的勇气,乐意借助摄影完成自己的各种想像,而需要我做的就是顺水推舟,把一个主动的、时髦的、大胆的她记录下来。于是,她也就不再是一个被动的被拍摄对象、一个普通的病人,而是一个想要自己主宰命运的女性。

 

照片似乎拍得大胆生猛,但是在那一片乱七八糟、兼具惊悚和滑稽的背景之下,CiCi真实的生存境况却越发难以掩饰。她渴望母亲的爱、期待真正的爱情,也努力想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即便是这些再普通不过的愿望对她来说也从来没有轻松过。回想这些年孤军奋斗、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喝了两杯啤酒的CiCi情绪有些激动,“老天爷,你他娘的眼睛瞎了么?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酒醒了,穿上从淘宝买来的新裙子,她又会笑嘻嘻地说,“我是公主变的灰姑娘,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要变回来!”对这样一个渴望和《茜茜公主》里面倔强不屈、聪明美丽的女主角一样的女孩,我心存敬畏,希望这组作品能够成为她努力活着的一份见证,也是一种激励,对她,对我,对所有人。



 

张立洁(b.1981),北京师范⼤学新闻学硕⼠、伦敦艺术⼤学摄影硕士。长期从事报道、纪实摄影项目的拍摄。第二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获得主,第五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艺术家银奖,2013年马格南基⾦会人权与报道摄影奖得主,第二届“徐肖冰杯”摄影奖得主,2016年史泰德摄影书奖得主。其纪实摄影作品曾发表于美国《新闻周刊》、《纽约时报》Lens专栏等,并多次在美国、英国、加拿⼤、法国、丹麦、印度,以及中国连州、广州、平遥等多地展出。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了解更多动态,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相关图集

0